百花缭乱。

[双花]论pvp 大神直播怎么闪瞎人的狗眼

◆被隔壁大孙出场狠狠虐到了我来更文了
◆原本想写煽情点不过后面画风不太对
◆喜欢双花的小伙伴让我看到你们的双手


此时在霸气雄图帮会YY,张佳乐正在组织着一团的人逐渐向露面的浩红名包围过去,看着团队里显示颜色有些暗淡的两个名字夜雨声烦和忧郁小猫猫,鼠标点击上去却看不到角色之间的连线,显然两个角色此刻离自己很有一段距离,不过这两个家伙不在霸气雄图的帮会YY,自己说话的话两个人是明显是听不到的。 而且就这两个人的话,一般的浩气也不能拿他们怎么样吧。张佳乐深吸口气暂时的把夜雨跟忧郁小猫猫扔一边不作理会,只是指挥着团队剩下的人对着还没搞清楚情况的浩气杀了过去。一边注意着海鳗列表里两边阵营的人数增长,一边有序的指挥着团队倒也是忙的不亦乐乎。 眼看浩气那边似乎并没有什么大帮会在的样子,张佳乐渐渐的便不太提醒众人注意四周,只是让众人自由发挥去玩耍,帮会YY里少了张佳乐指挥的声音一时间倒也安静了下来。一发隐身爆发追命击杀了面前残血的红名后,张佳乐让百花缭乱暂时停止了攻击,屏幕中停下攻击的百花缭乱站在原地有些百无聊赖的折腾着手里的碎屏沉星。碎屏沉星,唐门惊羽诀95级的橙武,黑色的弩身周围围绕着金色的淡淡光芒恍如流星一般,衬托出了这把武器的神秘。 正望着屏幕中百花缭乱的身影有些发呆的张佳乐,此时却被游戏中“叮叮叮”的密聊声惊醒,回过神来望着被刷的密密麻麻的密聊框皱起眉头将密聊框拖到最顶端这才看向密聊内容 [夜雨声烦 ] 悄悄地对你说:"百花缭乱!你快来我这,来我这!你看看我发现了什么,绝对会吓你一跳!你快来你快来!" 你悄悄地对[夜雨声烦 ] 说:夜雨你大爷的,你烦不烦啊!我还在带团呢,没空理你!什么稀罕玩意你自己留着看,别吵我! [夜雨声烦 ] 悄悄对你说:靠靠靠!你真的不来?要是这个叫落花狼藉的藏剑跑了,你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啊! 你悄悄地对[夜雨声烦 ]
说:如果不是落花狼藉,夜雨,我告诉你你就死定了! 有些怨念的敲出最后一句话,张佳乐看了看小地图夜雨声烦的位置展开大轻功飞了过去,脑子里想到的却是刚刚夜雨说过的话,叫落花狼藉的藏剑?这会是自己熟悉的那个落花狼藉吗?自从上次自己去看望过他一次以后两个人已经有多久没见过了?刚回来就这么玩剑三那家伙的手伤没问题了吗?一大堆的问题在张佳乐的脑海里闪过,还没等到角色落地,海鳗红名提示已经响起,看着焦点列表里那个熟悉的ID,张佳乐心里一时也是百感交集。 百花缭乱就这样停在离落花狼藉不远的地方一时间没有再向前一步,落花狼藉因为刚刚的原地复活此时只是半血状态却也没去打坐只是站在原地,场面一时间有些诡异的安静。沉默地看着团队里夜雨声烦刷过的信息,而后注视着夜雨声烦和忧郁小猫猫转身离开了这边区域。 在团队里告诉其他人暂时别过来这边区域以后轻移鼠标点上了 焦点里那个此刻显示红名的ID,光标因为目标是红名而变成一把剑的形状让张佳乐的心里猛的一痛,再看此刻把两个角色连接起来的红线更是愣住了,这家伙...在自己还没落地的时候就已经看到自己了吗,这么说操作着落花狼藉的果然是孙哲平?回归的他看到自己不仅不在百花还进了敌对阵营,恐怕也是很吃惊的吧...犹豫许久终于还是操作百花缭乱慢慢的靠近了红名藏剑,点开密聊框正思考着说什么,落花狼藉的消息已经先一步发送过来了 [落花狼藉]悄悄地对你说:“张佳乐?” 你悄悄地对[落花狼藉]说:“...是啊,孙哲平你手伤没事了吗” [落花狼藉]悄悄地对你说:“就那样吧,至少这样偶尔玩一玩是没什么大问题,你的百花缭乱怎么去恶人了,我刚回来的时候没在百花看到你还以为你把号卖了也A游戏了呢” 看着屏幕上密聊框里落花狼藉发过来的消息,张佳乐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孙哲平的这个问题。毕竟因为第一次线下活动得知两个人其实在同一个城市后去看望过孙哲平的自己,当时还曾说过自己一定会带着两个人的期望带领百花夺得大师赛的冠军,结果现在的自己不仅没完成当时说过的梦想,还曾经起过放弃的念头,好不容易振作起来却又放弃了和好友为之奋斗多年的帮会还不惜为此转了阵营。自己这样做还真是不怎么厚道啊。不等百花缭乱回复,落花狼藉这边却是又一条消息发送了过来 [落花狼藉]悄悄地对你说:“现在在这个帮会的感觉有没有轻松点,这毕竟只是一个游戏,夺冠固然是我们的梦想,但是其实你不必一个人背负两个人的梦想的,选择你觉得最舒服的方法去做到最好,就像现在这样已经足够了。” 你悄悄地对[落花狼藉]说:“我其实是明白的,只是不甘心罢了。这次选择来恶人还进了霸气雄图帮会,一部分的原因固然是因为夜雨的邀请,不过更重要的还是我想再试一次,看看自己能不能完成夺冠的梦想。” 没错,自己之所以选择离开百花加入霸气雄图,最重要的原因还是为了自己心中夺冠的梦想,这是超越一切的重要,没有任何事再能阻止自己的步伐,为了冠军,自己无论付出多少都是值得的。张佳乐深吸口气平复了自己的心情回复了孙哲平的话,重遇好兄弟的喜悦终于冲淡了自己心头的最后一丝阴霾,顿了顿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般再次点开对话框 [落花狼藉]悄悄地对你说:“夜雨的邀请?我记得夜雨不是蓝溪阁的吗?就算邀请怎么你最后会去霸气雄图?” 你悄悄地对[落花狼藉]说:“...这个说来就话长了。”简单的跟孙哲平解释了一下自己进霸气雄图的原因后接着说道:“你这次回来只是玩一玩的话要不要你也来恶人算了,夜雨和一叶之秋都在,你刚刚看到的就是他们,来恶人的话大家一起打打竞技场,偶尔劫劫镖娱乐娱乐。” [落花狼藉]悄悄地对你说:“可以啊,刚刚打死我的那个明教是一叶之秋对吧,正好,好久没跟他切磋了。” 因为张佳乐等人所在的服务器是恶人强势,所以作为浩气的落花狼藉想转恶人是件十分困难的事。和孙哲平解释了下目前服务器的情况,听到孙哲平说既然转不过来的话那就重新买一个恶人号好了的发言,张佳乐默默地扶了扶额头。这位好友的家底自己还是多少知道一些的,主号转不过来买小号过来这种事对这位好友来说还真不是什么难事。想到这里的张佳乐突然想起送到帮会管理手上的剑网三组织的又一次在H市的线下活动,顺便询问了好友要不要参加,在得到好友肯定的答复后两个人又随意的捡些别的话题聊着。 眼看两个人聊得差不多了,海鳗提示音却在这时疯狂的响了起来,张佳乐歪头一看,焦点列表下浩气的人数开始逐渐增加。,看来是浩气的大帮会终于收到消息赶过来了,在团队指示其他人撤退后,和落花狼藉解释下也准备撤退,夜雨声烦此时却在团队刷消息说自己被卡在了树上下不去正在询问怎么办,问清楚地点正准备赶过去看看密聊声又在此时响起。点开一看却是忧郁小猫猫发来的,看完也是啧啧两声随手回复 你悄悄地对[落花狼藉]说:“一叶你这样对夜雨真的好吗?他知道的话会生气的吧?” [落花狼藉]悄悄地对你说:“什么?” 惊觉自己消息发错人的张佳乐重新回复了忧郁小猫猫才对孙哲平说了忧郁小猫猫的计划,却不想孙哲平说这样的热闹怎么可以错过,再次无奈的张佳乐只好告诉了孙哲平他们的集合地便一同赶往夜雨跟忧郁小猫猫所在的地点。看着卡在树上无法动弹的夜雨声烦,张佳乐嘴角也不由得露出一丝笑意,不知道哪里出现的红名莫问此时更是平沙了夜雨声烦,眼见树上的夜雨声烦似乎还没意识到自己已经变成红名,百花缭乱下意识的就是一个逐星箭打了过去,便看见残血的夜雨声烦如预料之中那般吧唧摔死在了忧郁小猫猫脚下,而后丝毫不带一丝犹豫的把夜雨声烦踢出了团队转身大轻功离开了“作案现场”。飞出一段距离以后眼看四周没人,张佳乐操作着百花缭乱调息刚刚耗费的气力值却不想接到了夜雨发来的消息,点开看到夜雨带着威胁的话语也不在意,随手回了一句懒得理你便不作理会。和落花狼藉及团队众人打了声招呼便下线了,想到将和孙哲平结伴去一起参加剑网三在H市组织的线下活动,张佳乐的心情不由的大好,关闭了电脑就拿出手机准备给孙哲平打过去商量接下来的旅程。

评论

热度(8)